新时代赌场

杨正喜:一片赤诚心

  • 2019-11-05 11:37

  “杨正喜同志一生艰苦朴素,廉洁奉公,襟怀坦白,光明磊落,坚持原则,不徇私情,作风民主,平易近人,遵守纪律,团结同志;身体力行,深入实际,关心群众生活,埋头苦干,工作认真负责,表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对党、对人民的赤诚之心。”

  ——这是杨正喜逝世后,自治区党委为他撰写的悼词。

  杨正喜的一生,全在“赤诚”二字。

  杨正喜,1910年出生在陕西省定边县一个贫苦农民家庭。1936年4月正式参加革命,担任定边县七区二乡苏维埃政府主席,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全国解放后担任中卫县首任县委书记兼县长。1952年起先后任宁夏省委直属机关党委书记,省委组织处处长,宁夏省人事厅副厅长,银川地委副书记、银川专署副专员。

  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后,杨正喜先后任自治区工委农村工作部副部长、银北协作区主任、石嘴山市委书记兼政协主席等职。1984年离休,1995年病逝,享年85岁。

  1949年10月1日,伟大领袖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庄严宣告,我们迎来了新中国的诞生;那一月,中卫县也迎来了新官上任的“父母官”——中卫县县长杨正喜。他身着一套土布旧军装,脚踩破草鞋,腰系一条灰毛绳,艰苦朴素的形象自那时起便深深烙印在群众心中。无论他的职务如何变换,艰苦朴素、清正廉洁的作风却始终没变。无论是在银川地委当分管农业的副书记,还是在石嘴山市委当一把手,他总是头戴一顶宽檐大草帽,下乡搞调查研究,与贫下中农同吃同住同劳动,促膝谈心拉家常,了解农民的生产生活情况。不仅在田间劳动,还给村民担水、垫圈、打扫庭院。即使年逾六旬时,杨正喜下乡仍坚持天麻麻亮就起床,背着背斗,顶着凛冽的寒风在村里村外拾野粪,留给农家开春做底肥。因为关心群众,一连几个春节他都是在农民家度过的。

  担任石嘴山市委书记、革委会副主任的十余年间,杨正喜没有私自提拔、安排、调入一名干部或职工。他的妻子是名家庭主妇,家里子女多、生活困难,别人多次建议他给妻子安排工作,他却始终不点头。三年困难时期,物资紧缺,许多物品都是凭票分配供应。杨正喜的手表坏了,身边工作人员找商业局长说了这件事。局长在分配手表票证时留了一张票给杨正喜,杨正喜却说:“我们不能截留群众的分配物资,还是分配给最需要的同志吧,我的表修理一下还可以用。”

  作为父亲,杨正喜最不喜欢子女有“骄”“娇”二气,“骄”是指骄傲自大,“娇”是指娇生惯养。前者是担心孩子因家庭背景在人前产生优越感,后者则是担心孩子“四体不勤、五谷不分”,成为“低能儿”。他时常叮嘱儿女千万不可沾染“骄”“娇”二气——他也从不给儿女们沾染的机会。比如,从来不让子女靠近市委那辆老款华沙轿车,从来不给子女零花钱,鼓励子女不要人接送单独出远门等等。在杨正喜的激励下,小女儿12岁时就常常骑着自行车从市区出发到红果子干校探望父亲,再到尾闸乡聚宝村探望下乡插队的哥哥姐姐,往返三四十里路,还要驮上几十斤重的粮或菜。

  上世纪70年代推荐工农兵上大学,一直怀揣大学梦的大儿子迟迟不见父亲有半点表示。1974年夏的一天下午,他从工厂请假提前回家,躺在床上大哭,抱怨父亲的“三不主义”——“不说话,不找人,不活动”。杨正喜只是冷冷地看着伤心至极的儿子,等他哭够了、平静了,才后发制人地开了口:“看看,像话么?这么大人了,说到底,还是骄娇二气……”就这样,杨正喜自始至终没为子女上大学去“走后门”,他的四个子女都是从知青、工人、教师干起,走上各自的人生道路。

  杨正喜身上还有一件为人称道的轶事:派车追“指标”。那是1961年,由自治区专拨调级指标,欲将杨正喜由行政12级调升为11级。市里深知他律己较严,一直等到他去银川开会,才开会研究为他调级并上报自治区。谁知杨正喜开完会回石嘴山听说后马上就急了,当即派人开车赶往银川追回了上报文件。此事虽因自治区有关部门坚持未果,但却在石嘴山市传为佳话。(记者 朱玉浩 整理)

  • 【责任编辑】:安树晴
  • 【稿件来源】:新时代赌场最佳在线网站